「來,請坐,喝茶。」因為要在茶杯裡面下藥,李用早早就讓祕書把茶端上來,而非等到人來了才叫秘書準備。

 

衛子驍本就單純,不疑有他得喝了下去,然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文件要給李用簽字。

 

「李副總,真的非常感謝您願意和敝公司合作,麻煩您在這邊簽字。」因為不想和李用有過多糾纏,衛子驍立馬切入正題,想趕快完工走人。

 

李用又怎肯放過美味的盤中飧,只得想盡辦法拖著時間等藥效發作。

 

 

他便挪動位置改坐到衛子驍旁邊,然後拉過男孩的手放到自己腿上,像個慈藹的老人般拍著說道:「小衛年紀輕輕就這麼努力啊!以後一定會有大成就的。」

 

「您謬讚了……我只是做好份內之事而已。」即便不願多有糾葛,做業務的就是得這樣和人虛與委蛇。

 

……

 

等到察覺身體的異樣時已經來不及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衛子驍只覺得漸漸熱起來,雖然在別人的辦公室這樣做算不上有禮,但他還是褪去了西裝外套。

 

同時間,李用的呼吸變得急促,眼睛直直盯著衛子驍,後者並沒有注意到,因為流汗,白色得襯衫便得略透明,隱約能看見奶罩的輪廓和美好得胸型。

 

耐不住慾火的李用伸手摸了把衛子驍的奶子,色情得揉捏那處。

 

「請不要這樣!不可以……。」男孩伸手想推開李用,卻發現一點勁也使不上,腦子也暈沉沉的什麼都不能想。

 

「嘿嘿……藥效終於發作了……。」

 

衛子驍聞言才曉得自己中計了、被人下藥了。

 

 

李用把衛子驍推倒在真皮的沙發上,然後粗暴得扒開男孩的襯衫,後者試圖掙扎,雙手卻只能無力得垂放在身旁,什麼也做不了。

 

李用笑得相當邪惡,再加上滿布皺紋的臉讓他看起來就像個老妖怪,他用肥短的手指把包裹著乳房的布料往上推,兩團奶球就像兔子那樣跳出來,粉嫩的乳頭上甚至有白色汁液。

 

他急不可耐得俯下身吸吮,像是要把乳汁全部吸光似的,把衛子驍弄得很疼,因為懷孕的緣故,全身變得比以前敏感,稍稍用力就會讓他痛得不行,不自覺流下生理性的淚水。

 

「啊……啊……恩……」想求救的聲音也因為藥效而說得不清不楚,聽來就像奶貓的哼哼聲。

 

即便不想,但身體被這樣玩弄還是讓衛子驍起了不該有的反應──濕了。

 

 

情場老手的李用又怎麼會沒注意到,他淫邪得說道:「還真是個淫娃蕩婦啊……被老子吸個奶子就流水了,騷屄是不是等不急要大雞巴肏進去?」

 

衛子驍無力得搖頭否認,平時聽那些男人說葷話他覺得那是情趣,一點也不反感,可如今被李用這樣對待,他卻噁心得想吐,「不……要……。」

 

李用才不管衛子驍樂不樂意,現在他只想把這個淫婦往死裡操!

 

 

肥胖臃腫的男人把衛子驍整個人翻了過來,把人擺成跪著的姿勢,肩頭抵著沙發扶手。

 

李用一口氣扒下男孩的西裝褲和內褲,內褲和內衣是一套的,也是白色,不過早被淫水浸濕,看起來淫蕩得不得了。

 

因為是跪著得姿勢,沒辦法完全脫下來,倒多了點色情的意味,比起全裸,半遮半掩更讓人心動。

 

 

李用站到衛子驍後面,因為看不到男人得動作讓他更加緊張,深紅色的嫩屄也夾得更緊。

 

因為姿勢和角度的問題,衛子驍的孕肚變得稍加明顯,奶子也因為地心引力的緣故顯得更大。

 

性致來了的李用從辦公桌上拿來兩個長尾夾,用尾巴的那一端夾住男孩被吸腫得奶頭。

 

「痛……不要、痛……。」

 

李用不聞不顧,甚至惡劣得在夾好時彈了夾子好幾下,被扯得老長的奶尖隨著夾子晃動,非常疼。

 

「啊啊啊啊啊!」

 

 

男孩的眼淚撲簌簌低落,把沙發扶手給沾濕,除此之外還有另一處也濕了,便是肉穴那邊,淫水滴滴答答得滴到椅子上。

 

李用倒也不介意,坐在一旁欣賞這美景。

 

 

又過了一陣子,衛子驍好不容易才習慣這痛楚,同時間小屄卻淫媚得翕張起來,似乎想要有東西插進去……。

 

可雙手一點力氣也沒有,連想要自慰也不行。

 

他不願去求李用,難受得哭了。

 

 

倒是李用自己忍不住,等不到衛子驍來求自己,脫了褲子走到男孩背後。

 

「你這個蕩婦!還敢硬氣啊?看待會兒老子尿進你屄裡,還敢不敢硬氣。」說罷,扶著醜陋的陰莖就要插進去……!

 

就在衛子驍死心不會有人來救即將要被強姦的自己時,一聲「碰」從後頭傳來,他亟欲轉頭看發生什麼事,嗯嗯啊啊得要求救。

 

「別怕!是我……。」

 

──程似雪!

 

衛子驍聽出這是誰的聲音,而他又哭了──不過是因為喜極而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目 的頭像
夏目

千歲一時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