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子驍的騷屄早就濕了,不需要擴張,光張開腿就會露出一個小洞,明擺著是被人操熟了,那處不再如處子般緊緻,反而像是一名風騷熟婦,卻能帶給他的男人更美好的極致饗宴。

 

周文清見狀自然滿意得不得了,扶著自己的陰莖抵在洞口處,一舉傾瀉而出,灼燙的白濁液體撒在紅豔豔的嫩肉上,好不情色。

 

衛子驍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鐵板燒上的食材,金黃色的油淋到自己身上──滋滋作響。

 

「啊……啊……恩……」

 

一旁的周文亭忍不住爬了過去,跪坐在衛子驍的頭頂那方,然後俯下身親吻意亂情迷的大男孩,舌頭才剛伸進去,就得到了反饋,兩條嫩舌毫無廉恥得糾纏一起。

 

周文淵自然不肯落於人後,和周文清交涉過決定由他先行。

 

 

為了不給已經懷孕的衛子驍太大的負擔,他們拿了沙發上的靠墊放到衛子驍的腰下,然後周文亭坐到衛子驍背後,讓男孩可以靠在自己身上承受二哥猛烈的性愛抽插。

 

周文淵已經很久沒用這麼正常的「傳教士體位」了,要不是顧及衛子驍已經懷孕了……他原本還想玩得更激烈些。

 

「來,腿夾著我的腰。」

 

青年的陰莖早已勃起,不用任何前置作業就能插入,周文淵扶著自己的雞巴緩緩捅入,四人眼看著騷屄的嫩肉緩緩吃下青筋暴起的肉棒,有種強烈得對比感,就像是邪惡與純潔在決鬥,只是這種情況不知道該說是邪惡「刺穿」了純潔還是純潔「包容」了邪惡。

 

 

「好大……被填滿了……」男孩覺得自己的下體就像被極粗樁柱插入,被卡得死緊,動也動不了。

 

周文淵本來就是性子衝動、粗枝大葉的人,也不太考慮另一半的感受,只是幸好他有根驢大的雞巴,不需要太用心也能讓伴侶欲仙欲死。

 

一旁的周文清倒是心疼,便伸手愛撫現下不算好受的男孩,右手溫柔得揉捏兩粒乳豆,左手則是陰蒂,果真讓衛子驍愉悅得哼出聲,龐然巨物插入得感覺也不這麼不舒服了。

 

 

周文淵對自家大哥投以複雜的目光,一方面是覺得周文清好,好到無以復加,竟能毫不介懷得幫著他,無論何時何地,另一方面卻又嫉妒周文清和他一起分享衛子驍,只能維持這樣畸形的關係。

 

略帶憤恨地,青年重重插入、遠遠退後,再重重插入、遠遠退後……像是在發洩自己的不滿,他的確不爽──不爽衛子驍得優柔寡斷、無法抉擇,可心底卻仍舊放不下他……。

 

「二哥你輕點,子驍的肚子裡有小寶寶。」見狀周文淵不對勁,周文亭連忙勸阻,不管怎麼說他還是顧及這個未出世的小孩,畢竟孩子有幾分可能會是他們兄弟三人的。

 

因為弟弟出聲,周文淵這才從恍惚中回過神來,趕緊關心身下人,不過幸好衛子驍「天賦異稟」,這點高強度的性愛對他來說也只是一小塊蛋糕。

 

「蕩婦……真是浪透了。」周文淵無奈一笑,掌摑了下衛子驍因為懷孕而愈發肥碩的臀部,就這麼一聲響亮的「啪」,男孩的屁股隨即掀起一波「肉浪」,得了趣的周文淵停不下來連續「啪啪」衛子驍的臀部,弄出不少紅痕。

 

邊被虐打邊被抽插,淫蕩的衛子驍止不住淫聲浪語:「好哥哥……好哥哥把我操得好爽……大雞巴肏到子宮了……。」

 

 

周文亭嚥下口水,忍不住催促:「二哥你快點!我雞巴都硬到疼了。」

 

「催屁啊!」周文淵抬眼瞥了下弟弟,當即加速狠肏,卵蛋撞擊屁股的啪啪聲相比掌摑屁股的啪啪聲,色情度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迅速插個百來下,周文淵中出了衛子驍,周文亭趕忙將位置換給周文清,自己則繞到前方。

 

不給衛子驍任何喘息的機會,周文亭扶著肉棒就插進去,因為有前一個人的精液潤滑,進去得很容易。

 

「啊……啊……」因為還在高潮的餘韻,男孩發出了又柔又媚的呻吟,被欲望衝擊的他忍不住揚起下巴,露出了脖子,就像隻求歡的母獸,把自己最脆弱的部位暴露出來,祈求伴侶的愛。

 

周文清也的確這麼做了,低下頭啃咬衛子驍的脖子,留下淡淡的青紫痕跡,舌頭還情色得舔舐男孩的喉結。

 

 

周文亭好不容易才射了,當然也是內射,把衛子驍屄內屄外都弄得泥濘不堪,不過他倒是開心得很,因為懷孕的緣故,里格和文森特都沒有對他出手,可他的身體早被男人們調教成淫蕩之體,一兩天沒有性愛的滋潤就難受得很。

 

可他又拉不下臉來求愛,憋得很難受。

 

 

最後只剩周文清一人,兩個弟弟周文淵和周文亭都在一旁看著,愉悅得抽著事後煙。

 

「子驍,我幫你舔屄好不好?」

 

「好……」不得不說,衛子驍很喜歡被人舔屄、舔穴,雖然沒有直接被大雞巴插來得爽,但是這種搔癢般的感覺讓人欲罷不能。

 

周文清早料到了,又道:「那騷老婆還不說好聽話哄老公給你舔屄?」

 

「恩……求大雞巴老公幫騷老婆舔屄……母狗的騷屄好癢……要老公舔才可以止癢。」

 

周文清一聽這才滿意,於是摸摸衛子驍的頭,隨即俯下身幫他舔屄,周文清倒也不介意上面都是弟弟們的精液和衛子驍的淫水,乾脆得舔。

 

「啊恩……好舒服、好爽……大雞巴老公把老婆舔得好爽……。」

 

衛子驍之餘他們畢竟是喜歡的人,雖然是被人肏到失神,但還是讓周家兩位弟弟再次勃起。

 

兩人捻熄手中的煙,從瑜珈墊上爬到衛子驍身邊,握著雞巴就開始擼,還不客氣得把精液噴到男孩臉上,連眼皮、睫毛上都是。

 

 

「喜歡嗎?精液面膜。」周文淵開玩笑。

 

「恩……喜歡。」雖然精液都是腥臊味兒,但衛子驍仍舊很愛,他打從心底覺得這是男人們愛自己的證明──至少看著自己還會有性慾,其實一開始他也會覺得這味道不好聞,但久了就喜歡上這種屬於男人的荷爾蒙味。

 

周文亭聽到衛子驍的回答,便伸手抹開不算均勻的精液,把兩人的精液均勻抹在男孩臉上,「這些可都是蛋白質,要好好拿來敷臉喔!」

 

高冷的周文清見狀也忍不住笑了。

 

 

後來三個人都做完了,身為孕婦的衛子驍也累翻了,便任由三人把自己抱去浴室清潔,最後還把自己塞進床鋪裡,好好蓋上被子才走。

 

臨走前三人看著滿是髒污的瑜珈墊,默默抬走墊子拿到外頭的垃圾集中處去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目 的頭像
夏目

千歲一時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