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版的上衣讓三兄弟不需多餘的動作就能直觸衛子驍的肌膚,男孩那比麥色深一點的膚色活像是被人扔到油裡浸過,透著美味的光。

 

「子驍哥還是這麼好摸」周文亭的手心緊貼著衛子驍的腹部摩娑,不經意得沿著肌肉的稜線挑逗著。

 

 

因為平躺著,白熾燈泡直直照射到眼睛,衛子驍忽然有些恍惚,看不清……。

 

「子驍哥不專心喔!」周文清說完話便俯下身,一下接一下親吻男孩的唇,但都沒有將舌頭伸入,只單純是唇與唇的碰觸。

 

周文淵看著自己的兄、弟二人如此積極,也不甘落於人後。

 

左右看了看,前有龍後有虎,周文淵選擇隔著衣服吸吮衛子驍的乳頭,很快地……都濕潤了,奶香也溢散到空間。

 

「奶子還越來越大了」周文淵在第一刻就發現這個事實,猜測是因為懷孕的緣故。

 

「不喜歡嗎?」衛子驍再一次陷入情慾中,甚至主動撩起上衣,勾引三人。

 

他用手揉捏自己的胸乳,把乳汁擠出來,沾滿整個胸膛,然後說道:「潤滑好了……想不想用用看?」

 

三人當然一看就明白,有默契得排好隊。

 

 

第一個是周文亭,他先是跨到衛子驍身上,然後把自己的大肉棒置於男孩的乳溝,前後挺動自己的腰桿,讓柔軟的乳肉包裹自己的肉棒。

 

因為不想讓衛子驍太辛苦,周文亭刻意弄了幾下就交代清楚,把一股濃精噴發在男孩的胸上、臉上。

 

「謝謝小老公賞騷老婆精液吃」許是經歷過許多男人,衛子驍很懂得說什麼話會讓男人高興,他也如他所說得把濁白液體一滴也不剩吃下肚去。

 

當然,此舉讓周文亭滿意極了。

 

 

第二個是周文淵,色急得他趕緊把自己的肉棒塞進溝裡,雙手聚攏一對騷奶子,粗暴得磨蹭。

 

雖說他是不及弟弟來得體貼,但正是因為這種粗暴才讓衛子驍顯得更嬌媚、更誘惑人。

 

「恩……二老公弄得騷老婆好爽」

 

「懷孕了還這麼騷……都給肚子裡的孩子看到了!要是他和你一樣騷怎麼辦?恩?」周文淵在床上就愛扯些有的沒的葷話。

 

衛子驍似是認真想了一下,答:「一樣騷也沒關係!反正有女婿會疼嘛!」

 

聽到這樣的回答,周文淵反而啞口無言了,這要他怎麼回?

 

在床上這些葷話聽聽就好了,還這麼認真想答案,這也太、太可愛了吧!

 

「真是的……這是要我怎麼辦才好」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是對在場的其他人說,周文淵也就這麼去了,這次他索性提前撬開衛子驍的嘴,整個龜頭都塞進去,把精液射入,一點也不浪費。

 

咕嚕一聲,即便是腥臊的精液,衛子驍也能毫不猶豫一口嚥下,當然那東西怎麼樣也不可能是好吃的,只是他想盡力滿足男人們。

 

 

最後一個是周文清,三人中的大哥,個性自然也比兩個弟弟成熟多了,懂得讓魚自己上鉤。

 

男人並沒有選擇直接來,而是用指腹去揉搓已經挺立的奶頭,甚至用圓潤的指甲摳挖奶縫,把人弄舒服卻又不給個乾脆。

 

「給我……快幹母狗的騷奶子」

 

周文清搖搖頭,只是一直重複這樣的動作,雖然肉棒已經硬到不行,但仍是忍住了!

 

這樣看來反倒是衛子驍急色了,他手忙腳亂得把周文清的褲頭解開,用飢渴的眼神看著龐然巨物。

 

「求求大老公給騷老婆」衛子驍用著哭腔苦苦哀求。

 

似是覺得時機到了,周文這才清淺淺一笑,算是同意讓衛子驍「使用」自己的肉棒。

 

 

衛子驍趕緊一口含住肉棒,深怕周文清反悔不給自己吃了!

 

男孩接著把胸脯靠近,賣力得聚攏奶子夾好肉棒,獻上自己最完美的服務。

 

這畫面在周文淵、周文亭兩人看來,也不禁汗顏,覺得大哥還真可怕。

 

 

於要射出前夕,周文清推開了衛子驍,惡劣得詢問:「騷老婆想讓老公射在哪?」

 

「小屄……!」

 

「那還不趕快自己掰開騷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目 的頭像
夏目

千歲一時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