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安胎,里格幫兒子向公司請了三天的假,整整三天衛子驍都待在床上。

 

「好無聊~~」在床上什麼也不能做,而且還被硬塞了一堆補品,現在光是聞到那個味道都想吐了…。

 

里格皺眉,雖然被兒子撒嬌讓他也很想就這麼放下手中的碗,但是…「這是為了你的身體好,乖。」

 

「嗚~~」衛子驍賭氣得嘟起嘴巴,把頭轉到另一邊,就是不看里格。

 

 

「鈴~鈴~鈴」無巧不成書,里格的手機響起,迫不得已只能放下手邊的事情…。

 

 

「喂」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一趟」

 

 

「子驍,我把東西放在這邊,等你想吃的時候再吃吧!」里格甩甩手看看手錶,又說:「五點的時候Vincent會回來,要好好休息知道嗎?」

 

「是是是~都不知道說多少遍了…耳朵都快長繭了」

 

「那就別讓我說這麼多次」

 

「好~~~Daddy你快去忙吧!」連續三天、無時無刻都跟家人膩在一起,饒是衛子驍也快受不了了。

 

 

「終於能鬆口氣了」衛子驍默默站起來,然後把矮几上的補湯倒到馬桶去「湮滅證據」。

 

換上一身瑜珈的衣服,然後把瑜珈墊鋪好,衛子驍表示自己終於能好好運動一番了。

 

暖身夠了,要正式來時,門鈴卻突然響了…。

 

「誰啊?」男孩透過門上的「貓眼」看過去,發現是住在隔壁的三胞胎兄弟。

 

「嗨嗨~午安」

 

「痾…午安,你們怎麼來了?」

 

「難道我們不能來嗎?」周文清。

 

「子驍不歡迎我們嗎?」周文淵。

 

「這樣我們會很難過。」周文亭。

 

 

「好好好!你們別說了,讓你們進來就是了」衛子驍深深感覺自己被言語攻擊了。

 

 

「驍驍人最好了」周文亭撲了過去,只是在還沒碰到人之前就被閃了開了…。

 

「別這麼粗魯!我、我…懷孕了…」這樣撞過來很危險!

 

三人一聽都驚呆了,他們怎麼記得眼前的人是非生產型雙性人…現在怎麼會突然懷孕?而且他們三個上次一起來,孩子又是誰的?問題多到他們三兄弟都不知道從何問起。

 

「給我們說清楚是怎麼回事!」

 

 

 

「事情就是這樣」

 

聽完事情的始末,三人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難過,信息量太大了…原本他們還覺得歉疚上一次這樣對衛子驍,結果沒想到才隔沒多久,就被戴了綠帽。

 

「你們很生氣嗎?」衛子驍的食指和食指對戳,用著像大狗狗的眼神在三胞胎之間游移。

 

「我們為什麼要生氣?」

 

聽到這樣的回答,衛子驍本該開心的,但不知為何,心底就是有股難受的異樣感,那樣的感覺有點像剛知道自己不是里格的親兒子、文森特的親弟弟時,被拋棄的孤獨感…。

 

 

「喔…是嘛…不生氣就好」男孩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不在意這件事。

 

聞言,三人啞口無言了,他們本來還期待衛子驍能多點反應,難道逗過頭,生氣了?

 

周文清趕緊改口:「咳咳!我們很生氣!」

 

「大哥說的沒錯!你竟敢給我們戴綠帽!」周文亭也附和。

 

「你這個小蕩婦就是要肏實了才會乖,不然就會一直給我們戴綠帽」周文淵邊說邊把人壓到瑜珈墊上,準備要幹那檔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目 的頭像
夏目

千歲一時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