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辛紅辣椒偷襲後,仗助立刻打了電話到杜王大酒店,不過接電話的人不是承太郎,而是花京院,「是花京院さん嗎?我是仗助。」

 

「原來是仗助くん,真不湊巧……承太郎他不在呢。」花京院的語氣似乎有些傷腦筋。

 

「沒關係,麻煩幫我轉達承太郎先生,『那傢伙』出現了──殺了億泰他老哥的替身。」

 

「好的。」出於關心,花京院順口問了句:「那個……仗助くん沒事吧?我聽承太郎說過了,你的替身似乎沒辦法治療自己。」

 

仗助莫名地有些緊張,心臟的跳動也越來越急促,「不要緊的!我沒事。」身旁都是依些粗枝大葉的人,幾乎沒有人會這樣關心他,通常有新的替身出現,承太郎等人首要關注的都是新的替身使者而非受傷的自己人,當然──這樣沒什麼不對,仗助自認自己也是這樣的人,不過被這樣關心真的真的很令人感到窩心。

 

「是嘛……沒事就好,不要太逞強了。」花京院幽幽得說:「……可別像承太郎那樣。」

 

聞言,原本還很開心的仗助突然感到揪心的疼,是那種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了什麼才疼,只是他不想被花京院注意到這樣脆弱的自己,花京院喜歡的是像承太郎那樣強悍的人啊……他如何也做不到在那個人面前示弱。

 

「那就這樣……我先掛掉電話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仗助選擇匆匆掛掉電話。

 

 

從外頭剛回來的承太郎看到的就是掛掉電話的花京院,男子穿著黑色的長褲、白色的襯衫,和一件綠色的毛衣背心,很有花京院的風格,但承太郎總覺得顯得太單薄了,好像隨時會消失一樣。

 

高大的男人黯然得想著,大概是埃及一戰的陰影太大,才讓他會有這種患得患失的錯覺。

 

──太好了……花京院還活著。

 

 

「承太郎,幹嘛突然抱住我呀?」花京院疑惑得問,不過仍伸手環住承太郎的腰,拍拍男人的寬闊背。

 

明明就像北極熊一樣,卻偶爾會這樣撒嬌,花京院覺得承太郎實在太可愛了。

 

承太郎連理由也懶得找:「沒,就想抱你。」

 

 

「外面下雨了嗎?」花京院摸到承太郎的大衣有水珠。

 

直到接起仗助的電話前,他都帶著耳機在打遊戲,落地窗的簾子也被他拉了起來,一點也不知道外頭的天氣怎麼樣。

 

「恩,剛下沒多久而已。」

 

「那你還跑來抱住我。」花京院小聲得抱怨了下承太郎的不細心:「把我也弄濕了。」

 

「抱歉。」

 

 

「幹嘛跟我道歉,又沒真的怪你。」花京院覺得承太郎有的時候就是太過認真了,為了緩和氣氛,他便順口提議:「那不然乾脆一起洗澡吧!」杜王大酒店不愧是杜王町最大的飯店,不只餐點連設備也是一流的,浴室裡還有個超級大的浴缸,塞兩三個人絕對沒問題。

 

承太郎乾脆得點頭。

 

 

像個服侍丈夫的妻子那樣,花京院幫承太郎脫下帽子,然後是背包,接著是大衣……一件件衣物被扔到地上,從房間到浴室的沿線都有。

 

花京院打開水龍頭放水,然後任由承太郎啃咬自己的嘴唇、下巴、脖子……。

 

「我幫你脫吧,典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目 的頭像
夏目

千歲一時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