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廚重要公告
如果甄試順利就可以來經營BLOG 過不了就要成為指考戰士QAQQQ

目前日期文章:2018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來,請坐,喝茶。」因為要在茶杯裡面下藥,李用早早就讓祕書把茶端上來,而非等到人來了才叫秘書準備。

 

衛子驍本就單純,不疑有他得喝了下去,然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文件要給李用簽字。

 

「李副總,真的非常感謝您願意和敝公司合作,麻煩您在這邊簽字。」因為不想和李用有過多糾纏,衛子驍立馬切入正題,想趕快完工走人。

 

李用又怎肯放過美味的盤中飧,只得想盡辦法拖著時間等藥效發作。

 

 

他便挪動位置改坐到衛子驍旁邊,然後拉過男孩的手放到自己腿上,像個慈藹的老人般拍著說道:「小衛年紀輕輕就這麼努力啊!以後一定會有大成就的。」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天的假期很快就過了,因為肚子還不是很大,衛子驍便想著還是去上班好,只是文森特不讓他去擠火車,親自開車送他去。

 

此刻他腦中卻浮現了一個身影,突然……他很想見那個老是會在車廂上騷擾他的人,嚴格來說,他是第一個對自己「示愛」的人,甚至還口出狂言說要包養他。

 

不過說是想見他,可不是想在車廂上又被他騷擾。

 

 

一到公司,整個部門的人都對他投以複雜的目光,他並不知道自己請產假的事情已經傳了出去,甚至可以說是到了沸沸揚揚的地步。

 

畢竟衛子驍可以說是「未婚懷孕」,再加上之前背叛公司的事情,對於他未被開除,有部分人相當不滿。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衛子驍的騷屄早就濕了,不需要擴張,光張開腿就會露出一個小洞,明擺著是被人操熟了,那處不再如處子般緊緻,反而像是一名風騷熟婦,卻能帶給他的男人更美好的極致饗宴。

 

周文清見狀自然滿意得不得了,扶著自己的陰莖抵在洞口處,一舉傾瀉而出,灼燙的白濁液體撒在紅豔豔的嫩肉上,好不情色。

 

衛子驍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鐵板燒上的食材,金黃色的油淋到自己身上──滋滋作響。

 

「啊……啊……恩……」

 

一旁的周文亭忍不住爬了過去,跪坐在衛子驍的頭頂那方,然後俯下身親吻意亂情迷的大男孩,舌頭才剛伸進去,就得到了反饋,兩條嫩舌毫無廉恥得糾纏一起。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版的上衣讓三兄弟不需多餘的動作就能直觸衛子驍的肌膚,男孩那比麥色深一點的膚色活像是被人扔到油裡浸過,透著美味的光。

 

「子驍哥還是這麼好摸」周文亭的手心緊貼著衛子驍的腹部摩娑,不經意得沿著肌肉的稜線挑逗著。

 

 

因為平躺著,白熾燈泡直直照射到眼睛,衛子驍忽然有些恍惚,看不清……。

 

「子驍哥不專心喔!」周文清說完話便俯下身,一下接一下親吻男孩的唇,但都沒有將舌頭伸入,只單純是唇與唇的碰觸。

 

周文淵看著自己的兄、弟二人如此積極,也不甘落於人後。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了安胎,里格幫兒子向公司請了三天的假,整整三天衛子驍都待在床上。

 

「好無聊~~」在床上什麼也不能做,而且還被硬塞了一堆補品,現在光是聞到那個味道都想吐了…。

 

里格皺眉,雖然被兒子撒嬌讓他也很想就這麼放下手中的碗,但是…「這是為了你的身體好,乖。」

 

「嗚~~」衛子驍賭氣得嘟起嘴巴,把頭轉到另一邊,就是不看里格。

 

 

「鈴~鈴~鈴」無巧不成書,里格的手機響起,迫不得已只能放下手邊的事情…。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花京院很快就一絲不掛了,他的衣褲被白金之星同承太郎的衣物丟到洗衣機去,末了還按下了啟動鍵。

 

幸好浴室熱氣蒸騰,就算不穿衣服也不太冷,另外就是兩具火熱的胴體互相擁抱、親吻著,那是怎麼樣也降不了溫度的。

 

花京院踮著腳尖,輔以雙手環抱住男人的脖頸,才勉強搆的到一米九五的戀人,兩人忘情得汲取對方的唾液,唇舌糾纏著,牽出萬縷銀絲。

 

 

承太郎的大手從花京院的背脊緩慢移到腰間,摩娑的男人光潔的皮膚,他投注自己最濃烈的那份愛,只祈望能傳達到那人的心中。

 

巧笑倩兮,花京院將額髮勾到耳後,烙下碎吻在男人的脖子,然後是胸膛,或是露出魅惑的神情刁住男人的乳尖,使出渾身解數勾引著對方。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被辛紅辣椒偷襲後,仗助立刻打了電話到杜王大酒店,不過接電話的人不是承太郎,而是花京院,「是花京院さん嗎?我是仗助。」

 

「原來是仗助くん,真不湊巧……承太郎他不在呢。」花京院的語氣似乎有些傷腦筋。

 

「沒關係,麻煩幫我轉達承太郎先生,『那傢伙』出現了──殺了億泰他老哥的替身。」

 

「好的。」出於關心,花京院順口問了句:「那個……仗助くん沒事吧?我聽承太郎說過了,你的替身似乎沒辦法治療自己。」

 

仗助莫名地有些緊張,心臟的跳動也越來越急促,「不要緊的!我沒事。」身旁都是依些粗枝大葉的人,幾乎沒有人會這樣關心他,通常有新的替身出現,承太郎等人首要關注的都是新的替身使者而非受傷的自己人,當然──這樣沒什麼不對,仗助自認自己也是這樣的人,不過被這樣關心真的真的很令人感到窩心。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是你吵醒我的,我本身就淺眠。」一身白的高大男人略顯尷尬得解釋,不過花京院覺得承太郎這個「澄清」有跟沒有一樣。

 

「……」花京院不置可否,雖然心疼承太郎,但卻又覺得此舉無比暖心,讓人忍不住想依賴這個木訥寡言的男人。

 

莫名的氛圍圍繞在兩人之間,托尼歐識相得沒有打擾,默默在心中祝福兩人可以幸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花京院才察覺自己與承太郎竟然在公共場合「放閃」,這對內斂的日本人來說實在不妥,幸好現在沒有其他客人,而唯一的廚師是義大利人,他尷尬得咳了兩聲,對托尼歐抱歉得說:「不好意思,可以上菜了。」

 

 

「這道菜叫做『獵人燴雞』,是一道傳統義大利飲食,名字來自義大利語的獵人,是按照獵人烹調習慣的菜式,使用洋蔥香料、有時添加番茄青椒並佐以葡萄酒調味,普遍使用雞肉。」托尼歐細心得解釋。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義大利餐廳?怎麼會想來這邊吃午餐?而且這附近還是墓園呢!」花京院看了看四周,覺得有些怪異。

 

承太郎壓低帽沿,回答道:「是億泰推薦的,他說之前和仗助來這邊吃過,對身體很好。」

 

聞言,花京院開心得笑了,覺得小夥子們還真貼心,知曉他身體狀況不太好,還特地推薦了這樣的餐廳。

 

「不過……這種養生餐多半不好吃吧!」言迄,花京院吐了吐舌頭,表示對這種味道敬謝不敏。

 

承太郎不置可否,他只是覺得花京院有越活越回去的趨勢,現在的花京院,行為舉止和他記憶中的花京院不大相同。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天早上,仗助一如往常和億泰一起去上學,卻在路上看到康一和一個陌生女人在露天咖啡屋。

 

……

 

「在康一的面前就假裝不知道吧!」因為看到了剛才驚人的一幕,仗助有些措手不及。

 

──替身使者會互相吸引是吧……。

 

看到康一和陌生女人在約會時,仗助錯愕的是自己的想法和億泰不一樣,他並未想像出一個漂亮女子,他想到的竟然是花京院……。其實仗助是知道的,隱約有感覺到花京院和承太郎的關係不那麼平常,他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仗助自從那次見到花京院後已經過了一個月,雖是沒到茶不思、飯不想的地步,但在心中總歸一句,那帶上一抹紅色的蒼白身影仍是難以抹滅。

 

還有處理早上康一遇到的那點破事,仗助想想就覺得一陣煩躁,整天在學校也靜不下心,更不敢聯絡承太郎詢問關於花京院的事情。

 

就連粗枝大葉的億泰都看出仗助的不對勁了,「仗助,你整天心神不寧在想什麼啊?」

 

「沒什麼……就是有點擔心某個人罷了」仗助坐在窗框上,仰望看藍天白雲。

 

「喔!你有喜歡的人啦?」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