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廚重要公告
如果甄試順利就可以來經營BLOG 過不了就要成為指考戰士QAQQQ

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久前在噗浪上看到有朋友問說要怎麼樣說服反同的人。
一開始我提了一些比較一般的道理(淺顯易懂的那種),然後朋友回應,他也說過但都沒辦法。


於是我就說,跟笨蛋說太多會變笨
朋友回說,可是你說的那些笨蛋都是我的上司、長輩,在業界比他更有經驗也更厲害BLABLA。


一開始我無法反駁,但仔細思考過後,我發現這其中的癥結點。

 

不可否認,某些反同人士可能是某方面權威還是什麼,或許他也比我們還要厲害。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森特,這件事你怎麼看?」里格坐在沙發上半瞇著眼休息,手中還夾著燃燒中的香煙,時不時地抽上兩口。

 

其實男人已經戒菸有一段時間了,在他上一次回美國前,小兒子撒嬌要他別抽了,他也索性答應,不過這次的事情讓他有些焦慮,似乎不做點什麼就會靜不下來。

 

 

坐在沙發另一側的文森特沉默不語,似乎在思考什麼,不過可以見得他的心焦並不亞於自己的父親,小茶几上的菸灰缸早已堆滿了菸屁股。

 

「文森……」里格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打斷了……「那、爸……你又是怎麼看的?或者該說你打算怎麼做?」里格和文森特即便在衛子驍面前信誓旦旦說自己無論子驍做什麼都會支持,但心裡是怎麼想的恐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這次換里格沉默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森特……睡在這裡會著涼的」醒過來的衛子驍搖了搖趴睡在旁的文森特。

 

「驍驍,你醒啦!身體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文森特揉了揉眼睛,關心得問道。

 

男孩搖搖頭,睡了一覺後他覺得好多了,「對了,醫生有說我是怎麼了嗎?」從小到大的經驗告訴他,在他昏睡得期間藺霍一定有被請來幫他看病。

 

「……」難以開口。

 

「文森特……?」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子一天天過去,衛子驍在公司也三不五時被顏復禮叫去做一些羞羞的事,像是在有人匯報的時候,躲在辦公桌下面幫他口交,或是泡咖啡不加奶精,反而要衛子驍在他面前擠奶加進去,亦有落地窗前的「被人看是不是更爽」的羞恥PLAY等。

 

「子驍你看,下面只要有人抬頭,就能看到你的騷奶子和騷屄」顏復禮的下身在衛子驍的後穴裡進進出出,男孩的奶子和騷屄則被壓在玻璃上,上下摩擦,原本乾淨透亮的玻璃被乳汁和騷水弄得髒兮兮。

 

「啊~恩……恩……哼……嗚……」

 

猛烈得撞擊下,衛子驍陽精並著陰精一同噴灑,濁白的濃稠液體把落地窗弄得更髒了……。

 

顏復禮把人翻過來,然後抬起衛子驍一條腿,又把尚未疲軟的雞巴捅進去,長驅直入頂到騷心,惹得男孩全身無力,只得環住男人以免連站都站不起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五。

 

衛子驍記得今天是要去診所報到的日子,藺霍之前有交代,從那之後的每個禮拜五都要去診所。

 

 

「你來啦……那邊坐一下,我馬上就來」藺霍看見來人,眼中透露著不懷好意的光芒,他可是一直期待著這天的到來,期待男孩多了「孕育者」這個身分。

 

衛子驍坐下來後,左右看了看,現在這個時間並沒有很多人,本來不算大的診所看起來有些空曠,暗色調的搭配讓空間看來森冷,衛子驍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好的預感。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寶貝,你叫什麼名字啊?」蕭然扶起跪在地上呆愣住的衛子驍,把人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男孩不舒服得扭了兩下腰:「我叫……衛子驍」方才被操過的地方被硬物抵住,實在說不上舒服。

 

「子驍嗎?真是個好名字」不僅如此,人也長的英俊挺拔,奶子又大,屁股又圓,操起來一定很爽。

 

男孩低下頭,見自己的雙乳被大手包覆住,然後被揉捏成各種形狀,「請、請不要這樣……」嘴裡說著推拒的話,衛子驍心裡想著的卻是──好舒服、真的……好舒服,還要更多……。

 

隔著薄薄的布製圍裙,蕭然甚至能感受到硬如石子的奶頭,揉著揉著,手心卻有濕潤的感覺……。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衛子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清理乾淨,而且蓋好被子睡在床上了。

 

「總覺得嘴巴還有味道」他並沒有忘記剛才發生的事情,不只嘴巴,臉上也被射的一蹋糊塗,到現在還感覺空氣中飄著一股精液味。

 

男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明明尿液都已經排出了,那種鼓鼓的感覺卻還在,小穴也是,有些闔不起來,總感覺涼涼了。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啊……」衛子驍抱頭哀號,這可是廣告,到時候會在各地放映的東西,到時候事情一定會一發不可收拾的,他感覺自己已經能看到文森特暴跳如雷的樣子了。

 

就在男孩哀號之際,房門打了開來,來的人是衛子驍的直屬上司,就是把它派去廣告部門幫忙的人。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我只能說這三個字。
  
  原因是因為我爸爸得了白血病(血癌),我真的沒有心情寫下去。
  
  我是在剛才因為我媽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的(我住外面),我媽沒有講很細,只是說我爸去檢查得的是白血病,然後要長期抗戰,我也不敢多問其他的,我怕我媽更傷心,只是輕輕恩了一聲,然後我媽就掛電話了。
  
  一開始我沒有任何感受,只是呆坐在電腦前,然後去洗澡時就止不住眼淚了...。
  
  
  除了我爸,我生命中有兩個得過血癌的人,一個是我國小、國中、高中時的學妹,一個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學,而她們倆一個完全治癒了,另一個卻就此長眠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