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廚重要公告
如果甄試順利就可以來經營BLOG 過不了就要成為指考戰士QAQQQ

目前日期文章:2016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雷歐力被揍敵客家信任的原因除了無條件治療席巴外,附帶條件是每年都回來一趟為全家人做健康檢查,於男人而言並非難事,反而對他這個喜歡旅遊的人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不會因為旅遊來忘記,記得定期回到這個自己懷念的大陸。

 

男人並沒有拿到執照,其實能力上已經足夠了,但他並不擅長背誦、記憶類的事務,這也是為甚麼男人會在獵人最終試驗前聽聞最終考試是筆試會這麼緊張,比起紙上談兵,實戰應用更適合他。

 

但在這個世界講求的是執照,好比”獵人”這個職業就需要一張執照。

 

原本雷歐力打算在考到醫生執照後到各地旅遊,主要目的是治療窮困的民眾,附加好處就是能夠到處遊玩,但理想是豐腴的,現實是骨感的,遑論行醫救治,根本連證照都考不到,所以他改變計畫,打算邊旅遊邊累積經驗,醫生證的事情就......改天談吧!

 

後來選擇先去旅遊完全是個大錯特錯、不該存在的選項,自友克鑫市和小傑等人分開後,考不到證的雷歐力決定往東走。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抵達宅院時,雷歐力果然想嘆氣“家大業大”這回事,自己以前窮困到連醫生都沒法看,而揍迪客家不過一個家族卻擁有枯枯戮山全部的土地,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隨著老人一起到大廳,不意外看見奇犽的媽媽,還有一個中年人,雷歐力推測是奇犽他爸,以及一個胖子和一個打扮精美得像娃娃的人。

 

果不其然那個女人開始用恐怖的聲音尖叫,表明對雷歐力的不滿,但是礙於各種原因男人也不便表達。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柯特!!!!!!!!!!」

 

「媽媽」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天下來搭乘火車和巴士終於到達揍迪客家的試煉之門前面,和皆卜戎先生打過招呼後,雷歐力便自行打開試煉之門,讓忘洛先進去後再隨之走入,想著離大宅有有些距離,不想讓體弱的小孩累著,雷歐力讓忘洛騎在自己的肩上再迅速地往宅子去。

 

路上的管家們看到並沒有多加攔阻,自從八年前席巴下過命令後雷歐力幾乎算是半個揍迪客家的人,除了沒有這個姓氏外它可以自由進出並且和幾個少爺平起平坐,也享有和他們一樣的權利,但不必為揍迪客家殺人賣命。

 

八年前梧桐在流星街”撿”到受傷的雷歐力,那個時候梧桐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才把男人帶到枯枯戮山,可能是因為奇犽少爺,或許是他自己本來就對這個直來直往的男人有好感?梧桐自己也說不準。

 

雖然揍迪客家的管家中並沒有厲害的醫生,但懂得醫術的人還是有,只是血流的有點多,只要好好包紮和看好避免感染應該就沒有問題。

 

梧桐不懂醫術,但他覺得雷歐力這個本身就是個醫生的人怎麼可能會讓自己受傷還不治療,而且那個傷恐怕是他自己弄出來的,梧桐是這麼推論的,因為雷歐力受傷的手不是慣用手,一般的人在防禦時都會使用慣用手,所以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雷歐力自殘,這麼樣一個樂觀的人會自殘?梧桐想不到原因。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華勻扭捏著說不出理由,偏偏張凌也不是個有耐心的,瞇了瞇眼無奈得說:「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離家出走了,現在自己住」少年把自己越縮越小隻,如果地上有個洞,他是多麼想鑽進去。事實上華勻還挺怕張凌的,小時候他們見過一次,華勻那時是個體弱多病的孩子,被張凌抓了隻蜘蛛放在背上就嚇昏了,從那之後他再未踏入張家一步。

 

男人叼著菸仰頭緩道:「你們華家不是修真的嗎?離家出走跑來上我的課有點不太對吧!

 

修真門派,中華從上古至今有八十多個修真門派,流傳至今多已沒落,解放後,修真界以全真教分支「龍門派」及「正一派」為目前最大的兩個門派,其它如武當三豐派,華山派等等二十餘家現存於世。

 

華家是屬龍門派,龍門派第五代又有兩個分支─張靜定、沈靜圓,他們是承襲張靜定。從順治年間的龍門第一代趙道堅和天師第五十二代張應京開始,兩家一直都有接觸,關係不深不淺,但是到了近幾代關係變得頗差,”差”的巔峰期就是第三十七代的華微和第六十六代的張皓輔,導致張凌和華勻也沒什麼接觸,倒是華勻有個哥哥─華衍,和張凌從幼稚園起就是同學,不管甚麼都要比,關係差到不行,不過張凌有個強大的小夥伴,所以樣樣都強過華衍。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凌右手一揮,手上隨即出現兩張黃色符咒紙,上頭黑色的墨筆沒人看得懂,當然更多人覺得神奇,究竟是哪裡變出來的?這不是道士是魔術師吧!

 

隨意得用手在空中劃了幾下,兩隻黃色的式神倏地出現在眾人眼前,大概只有到膝蓋的高度,式神並沒有五官,身體則是符紙的圖樣,所有人都睜大了嘴吧,看著張凌把不同樣式的兩疊符咒分給式神,然後兩隻式神開始發符咒紙。

 

最後的結果,班上共有五十人,沒有任何天分就佔了三十個,十八個有潛力,兩個是早就能看到鬼,其中一個便是家裡做殯葬業的,另外一個是有些矮小、單薄的可愛少年,說不上是哪裡,但張凌就是覺得少年有些怪異。

 

除了有天賦的兩人──劉克己、華勻,表達願意好好上課且具潛力的有兩人,最後是沒有任何天分的──梁子祁。

 

……阿祁,你真的要留下來上課嗎?」劉克己小聲地問,就是家裡殯葬業的那位,被他問的人則是梁子祁。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微風徐徐,吹動繁茂的枝葉,廣大的湖面波光粼粼,初晨時靜謐的校園似乎也異於平常。

 

今天是大部分大學的開學日,學生們或從家裡出門或從宿舍走出來,不只有大一的新鮮人,S市的凜風大學也替老師群注入了新血。

 

「我很久沒回去本家,你爸最近還好吧?」說話的中年男子生的斯文,名叫張皓軍,是第六十六代天師張皓輔的親弟,由於沒有承襲到任何的天分,早早離開張家自食其力,五年前才當上凜風的校長。

 

原本在抽菸的男人愣了一下,夾著煙頭的手緩緩放下,撇撇嘴說道:「老頭一定活得很好啦!而且……二叔你忘了我也不常回家嗎?」他們倆人離家的原因恰恰相反──張皓軍因為沒有天分,男人則因為太有天分。

 

張凌是張皓輔的兒子,這一代張家子孫中最有天分的一個,但他本人不想做抓鬼的工作所以離開家裡。再說他也不願為幾個長老所操控,表面光鮮亮麗的張家內部究竟有多黑暗?從小在那長大的他不會不知道,為了權力、物慾的鬥爭他都看過。而且沒有那傢伙在的張家,太過冰冷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3 Wed 2016 16:19
  • 楔子

月影朦朧,樹影斑駁映在剝落粉蝕的牆面,夜晚時候的森林遠看就像蟄伏地上的怪物,好似一接近就會被吞噬,不留半點痕跡──。

 

「哈──哈──」聲音是由從森林中央屋子跑出來的女人所發出,任人來看這樣的時間和地點女人的出現實在奇怪。

 

女人的呼吸相當急促,只要輕輕吸一口氣,便會感受到從咽喉經氣管到肺葉的灼燒感,連吞嚥唾液都會疼痛,不常運動的她終於尋覓到一處停下腳步,雙手扶在腰側,大口的喘著氣。

 

森林的樹有些異樣,但女人並未察覺,因為她實在太難受了,這般痛苦她這樣的大小姐從未歷經過。

 

除了白嫩的雙腳並未著鞋,白色的連身裙也染上絲絲血跡,不僅如此還破了幾處,但還是足以蔽體,若是平常女人早已厲聲痛斥,但現在她無暇顧及這麼多,她只想趕快離開這裡。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