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廚重要公告
如果甄試順利就可以來經營BLOG 過不了就要成為指考戰士QAQQQ

目前日期文章:201509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聽不見我心跳的聲音  但依然孤獨勇敢的呼吸

所剩的回憶捨不得拋棄  但鑰匙早已遺忘在風裡

 

洛……你自己要小心,別受傷了”

我知道,好好待在基地”

既然沒有選擇的餘地  又如此殘酷讓我們相遇

美麗的夢境 破碎落一地  你可曾留下一片在懷裡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煙一根接著一根抽,雷歐力腳邊已經有十幾來根的煙屁股,瞇了瞇眼向外一看,熾熱的艷陽已經被朵朵烏雲遮檔,高大的男人這才將最後一根煙往地上扔,鞋尖一踩滅了僅存的火光。

 

邁步要離去的雷歐力耳朵微微動了一下,他聽到巷子裡傳來幾聲慘叫,暗暗道了聲不好便回身跑進巷子,沒料到竟然會遇到旅團的成員……

 

─飛坦、芬克斯,他們怎麼會在這裡!?

 

雷歐力臉色一變趕緊把念集中在腳上打算逃跑,可惜幾步路都沒走上便被兩人攔阻了,「還在想是誰呢……看到我們就逃,恩?雷‧歐‧力」芬克斯清福的語氣令人不悅極了,但雷歐力卻也無可奈何,實力的差距是無可彌補的啊!

 

「有事嗎?」雷歐力因為緊張額間布滿了汗珠,但還是盡量保持冷靜,畢竟他也不是當年那個火爆衝動得自己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雷歐力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在預定見面的餐廳前,摔得一屁股疼,扭頭想尋找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的兒子,卻發現小孩兒側躺在地上急促地喘氣著。

 

他知道現在不是責罵孩子的時候,趕緊打開樸素的鐵製公事包拿出氣管擴張劑靠近小孩兒,「醒醒!小忘......」說著話的雷歐力邊輕拍臉頰忘洛的臉頰,好不容易才讓人恢復過來。

 

良久,穿著藏青色西裝的男子抱著小孩兒走進餐廳,用獵人執照要了一間VIP室讓孩子能夠好好休息。

 

「可、可以了......」忘洛伸出小手拿開氣管擴張劑,微喘了兩下才真的恢復過來。

 

待到孩子真正恢復,雷歐力挺著額上的青筋要詢問忘洛究竟是發生什麼事,但沒等到回答便隱約聽見電視傳來緊急新聞的播報。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不容易才將已經冒著大汗的雷歐力喚醒,忘洛不禁露出擔心的表情,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看到爸爸這樣了:一次一次地在夢中哭泣,一聲一聲地喚著那個名─洛。

 

忘洛知道雷歐力不是在喊自己,而且他也不可能讓他最愛的爸爸如此難過,如果他哪天真的做了什麼......他必定會殺了自己來贖罪。

 

「洛......」雷歐力醒來時又喚了一次,他不自覺的抱住眼前跟那個人長相相似的小孩兒,像個大孩子般盡情地哭泣、釋放,而忘洛只是在心中咒罵著讓父親難過的人,並伸出一手輕撫男人寬闊但此時看起來孤寂的背脊。

 

 

「像個小孩一樣哭什麼的,你給我忘掉!」雷歐力不爽地把雙腳抬到桌面上,「诶?爹地這樣很可愛啊!我會一直記著的!」忘洛逗著眼前的大男人。

 

「死小鬼!叫你忘就忘,聽見沒?」雷歐力幼稚的哼一聲,然後按了沙發上的一個按鍵讓椅子變成床,翻身就打算睡覺。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雷歐力緩緩睜開眼,入目的是陰雨綿綿的夜晚,雨水如絲如針得滴落在地上,滴滴答答的聲響令人心煩,他一直有股不好的預感,但說不出來的煩躁令他不得而知預感是甚麼。

 

一個人獨自坐在沙發上看書,黯淡的燈光並不能讓字清楚多少,尤其是在雷歐力一直走神的時候,半小時過去連頁碼都沒有改變,倒是桌上的煙屁股愈來愈多。

 

又等了半個小時,雷歐力聽到大樓外面傳來眾多沉重的腳步聲,他放下手中的書然後握緊了懷刀走到門口,盡力得放輕腳步。

 

「是誰!?」雷歐力靠著門邊的牆問道,這些日子下來他待在流星街已經有相當程度的警覺,如果沒有像猛獸般的直覺是完全不行的。

 

「十二隻腳的蜘蛛」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如此說著,雷歐力一聽警覺瞬間放下一半─是俠客……,男子又說:「那你最喜歡蜘蛛的哪裡啊?」聞言雷歐力刷紅了臉。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晨─

 

金色的陽光灑落在床鋪上的兩人身上,映照出兩人安穩的睡臉。

 

倏地,床上的小孩兒抽動一下,然後抬手揉揉眼睛,讓墨色的瞳可以看清,左右看了一下似乎才真的清醒過來。

 

睡在一旁的大人倒還安穩,翻身面朝頂程大字型睡,睡衣由於男人睡相不佳而撩起來,蜜色的肌膚在金光照耀下更顯的如絲如綢,忘洛著迷的在自己父親腰間輕吻,然後拉起薄被替男人蓋好。

 

忘洛自主的起床然後刷牙洗臉,後回到房間裡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獨自練習念能力。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忘,我回來了!」回到暫時的住處的雷歐力打開門看到的便是自己的兒子朝自己撲過來,這種家裡有人等自己的感覺真的很溫暖。

 

「你回來了~」忘洛—雷歐力的兒子一看到自己的父親回家,興奮地奔跑過去,雷歐力一看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忘洛一生出來就患有運動誘發性哮喘,不能夠劇烈運動,只要一這麼做就可能危急生命安全,況且以前可沒少擔心過,作為醫生的雷歐力更是頭痛自己好動的兒子。

 

「乎~乎~」差點要發病的忘洛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良久—“爹地你看!小忘可以稍微跑一下了”因為自己的成功而開懷笑出的忘洛急著向雷歐力邀功。

 

「小忘,以後不可以這樣」雷歐力揉著忘洛的小腦袋說著,但是笑容也不見從雷歐力臉上褪去—自己的兒子表現的真好……比任何小孩都好。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04 Fri 2015 21:39
  • 楔子

不可能再次相遇,並且相知,最終相惜的兩人在一起了—卻是曾經。

 

為他誕下一子,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也擅自取了名字—忘洛,也許狂妄的他會很生氣不過不要緊,因為他不會知道的—那個小孩的存在。

 

究竟是忘還是望抑或是妄,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一如他們的愛情,只能作為妄想,僅僅是一種奢望,但忘卻之時卻不會到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雷歐力要向醫院裡的女同事告白,

他選擇了最沒種(!?)也最安全的告白方式—發簡訊。

今天真是萬里無雲的好日子,我、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我喜歡你!如果你答應的話可以回個簡訊告訴我,如果你想拒絕我那也沒關係。”

然後今天我們偉大的、聰明的雷歐力醫生一不小心手賤的在發出簡訊時按到了「群發」,

「啊!!!!!!!!!!!!!!!!!!!!!!!!!!!!!!!!!!!!!!!!!!!」雷歐力的叫聲好比驚天地泣鬼神的淒慘。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夏季,炎炎烈日當空,空氣中充斥著不安因子,厚重的熱浪壓得人喘不過氣,所有人的心情都不好,愛和學院很難纏,他們的主力諸星大實在可怕,櫻木卻又在此時受傷,其實所有人都知道,這場比賽贏的機率太低了,但他們不能這快就放棄,那麼先前的努力算什麼?櫻木花道的拚命救球更是。

 

一片低氣壓充斥在這行人間,沒有人開口說話,面色凝重到極點,周圍的人似乎也感受到這股壓力,也都一片沉默。

 

到了醫院所有人一起站在櫻木的病房前,宮城開始想打自己了,他發現自己沒有辦法面對這樣的櫻木,不是開朗歡樂的大男孩,而是從今不知道何時都要坐輪椅的人,這樣的人他並非沒見過,但現在是自己要面對,情況又不同了。

 

宮城想,現在心情最沉重的或許是眼前這個學弟,他和櫻木認識很久了─比在場的其他人都久,他們是好朋友、超好的朋友,大家有目共睹,但現在的他背負了不是這個年齡的人能夠承受的責任,這太殘忍了!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他嗎?沒有,宮城第一次這麼痛恨自己。

 

「我......和你一起可以嗎?」說話的人讓洋平非常意外─是流川楓,「你怎麼......」洋平還沒說完流川便打斷:「那傢伙會受傷是因為我,因為我的實力不足」洋平一聽頓了一下,接著是一個微微的笑。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洋平放鬆身子靠在牆上,左手替右肩按摩著,右手則握著手機自然垂在腿旁。想到櫻木的事情不自覺的皺緊眉頭,本來就白皙的膚色在冷汗滑過下顯得蒼白,”到底……該怎麼跟櫻木說呢……”頭真痛。

 

在外頭緩了緩自己從一早就被叨擾的情緒,讓自己回復的平常的狀態,洋平才執起微笑走進餐廳。

 

「大家!」洋平的一生呼喊引起湘北所有人的關注,室內的嘈雜瞬間變的寧靜,讓洋平可以繼續說下去:「我想大家都知道花道受傷了……接下來對上愛和學園的比賽是不可能參加的」說到這裡洋平略略停頓,似乎在思考著要怎麼說下去,也似乎在平復自己的心情。

 

「醫生說櫻木他……他、他脊椎受傷,需要復健好一段時間」說到後面洋平忍不住抬手遮住眼睛,他沒有把握自己是不是眼眶濕潤了、眼淚流下來了,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顯露出脆弱的樣子,現在最感到難過、不捨的是和花道歷經了幾場精彩球賽的隊員們,而他現在的存在是要穩定軍心,讓大家能全力以赴上場並且獲勝─這才是花道的願望不是嗎……?

 

洋平看著瞪大眼晴的球員們以及已經淚流潸潸卻不敢哭出聲的晴子,他感到心痛,尤其是赤木隊長,這點他感覺得出來,對花道最有所期待、也最用心培養他的正是湘北籃球隊的隊長─赤木剛憲。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餐吃到一半三井突然叫了一聲:「流川呢?等會就要比賽了,還在睡?」這麼一說所有人才發現湘北有名的狐猴大戰道現在還沒上演,櫻木住院去了,而另外一名主角至今還未出現。

 

「那我去叫他起床好了」晴子順了順裙子打算站起來,肩膀卻感受到輕拍,「晴子你慢慢享用早餐,我去吧!」置於晴子肩上白皙的手收回,洋平轉身就往餐廳出入口去,沒料到卻撞到一堵人牆。

 

「嘶~痛……抱歉,有受傷嗎?」洋平趕緊退開,結果視線看過去是一片白色(夏目:其實知道洋平的身高挺受爭議的……,個人覺得洋平和流川的相對身高看過去大概就是胸膛和肩膀中間),抬頭仰望一看才發現來人是流川楓,只能說這樣看過去流川真的長得很好看,膚白如雪、髮黑如墨─尾端則柔順的貼合線條好看的脖頸,鋒利如鷹的眼神雖然老是不屑的睥睨他人,但那自然而然的釋出的霸氣卻讓人懾服。

 

「沒」流川說道,洋平愣了一下才發現他是在回應自己。「早安」其實流川還蠻像花道的,洋平暗暗想著,都呆愣愣的,但同時都是天才,說不想念湘北有名的狐猴大戰還是騙人的。

 

結果沒等到回應肩膀就傳來重量,「恩……早……」耳邊也只剩下用流川渾厚嗓音說出但已經模糊的早安,「流川……流川你起來啊!」沒料到自己會變成枕頭的洋平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夏目:這種經驗也不是人人會有啦!),連仙道的睡相都沒這麼差!想起之前目睹過流川邊睡邊騎腳踏車還撞到停在路邊的汽車,就覺得好笑,真想看看車主的反應。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起了個大早,刷牙洗臉完的洋平從包裡拿出髮膠把墨黑的髮絲弄整齊,雖然常被人說一個高中生弄這種髮型太老成,但洋平認為這是自己不可違逆的堅持及美學。打算先在這吃完早餐再去醫院探望櫻木的洋平任由睡得昏天暗地的朋友在房間,拿了手機和錢包就出房門了。

 

沒走幾步路就看見在自己房間隔壁的隔壁的房門被打開,出來的是三井及宮城,洋平不禁想到不久前才發生的”體育館事件”,當初自己可是為了維護住好友櫻木而擔下罪名呢……不過他倒是不後悔,看到以前打的兇猛的兩人成為好友,而櫻木也得以繼續發展籃球,洋平就覺得挺值得的,反正不過是禁足三天。

 

「水戶」首先打招呼的是宮城,自從那件事發生之後宮城打從心底感謝這位學弟,他不僅讓自己脫離了那幫人,而且還勇敢的擔下了與他毫不相關的事件,這麼好的學弟不認識就可惜了,他倒是挺羨慕櫻木有這種哥們。

 

「早安,宮城學長!......早安,三井學長」洋平揚起笑容和眼前人打招呼,猶疑了一下還是向另一人道早安,畢竟之前自己把那人揍個半死,如果真不想理自己那倒也無所謂,只是這場面就會尷尬了!「早,水戶學弟」三井就像少女漫畫的主角學長一樣,露出白齒的開朗笑容足以讓女生們瘋狂尖叫、男人們忌妒不已,恐怕只差自己不是那少女漫畫女主角的這一筆而已。

 

宮城比了比三井然後說道:「我和這傢伙要去吃早餐,一起去嗎?」洋平點頭欣然接受,心理鬆了一口氣,心想幸好三井沒有介意那件事,還願意和自己和平的吃頓早飯,如果關係可以一直這麼和諧就好了,可不希望花道夾在中間為難。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打算回到住宿的地方的洋平隨便的買了些滷味當晚餐,當然也順便買了去打小鋼珠的三人組的份,提著滷味的洋平露出無奈的笑容。

 

「洋平你回來啦!好香啊!謝囉!」洋平聞言手上的東西也一併被拿走,「你不要搶啊!!把東西交出來」「你們就繼續打吧!東西我吃掉囉!」已經回到住宿的地方的洋平打開門聽到的就是好友打鬧的聲音,嘛!雖然吵了點……但熱鬧些也好。

 

「欸!你們,別把我的份吃完啊!」看著搶食的三人洋平趕緊說道,如果自己刻意繞路買的東西還被吃完洋平覺得自己一定會把三個人揍昏,「知道了、知道了!诶!你們別趁我說話的時候偷吃啊!」大楠趕忙把被拿走的袋子搶回,洋平只是笑笑地看著玩鬧的一群人。

 

看著時鐘發現已經不早的洋平從口袋拿出手機想打給仙道問他吃了沒,這才發現手機上的籃球吊飾不見了,「欸你們!有看見一個籃球吊飾嗎?」洋平邊問旁邊的好友邊摸索著衣褲的口袋和背包,「沒!」三人有默契地回答後又繼續低頭吃滷味。

 

「嘖!怎麼會不見了……」房間都找遍了還找不著,洋平想著可能掉在外面起身就要去找,卻發現道剛才丟在床上的手機在震動。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完湘北V.S.山王的比賽,洋平同馬鹿三人組簡單向湘北的隊員們道聲恭喜後就獨自走到會場外面,隨便的找了台販賣機投了瓶咖啡。

 

想著要去哪裡休息的洋平卻在會場外不遠的地方發現一個人被一群明顯就是不良仔的人圍住,”好眼熟啊……”洋平暗暗想著,可說老實話他一點也不想去淌這渾水,這裡不比神奈川縣是自己的地盤,如果惹到不好惹的就死定了,雖然那些人看起來就是卒仔。

 

打算就這麼視若無睹的洋平緩緩繞過去,卻意外聽到個聲音:「那邊那個穿藍色外套的!你不救一下嗎?」洋平低下頭看看自己─白色T-shirt、藍色外套,左看看、又看看,貌似這裡只有自己─”看來是躲不掉了!”洋平嘆氣。

 

「你們!就這麼大白天的欺負人不好吧!」但是這個人真的很白目,洋平覺得如果自己說出”光天化日之下,膽敢欺負良家婦女”這種文謅謅的話,鐵定吐死,喔不!前提是這個需要被救的人是個嬌弱的女子而不是個比自己高出不少的漢子!

 

「你他媽少管閒事!」洋平只聽到幾個人對自己的叫罵,他是脾氣好但不是沒脾氣啊……,再加上讓這麼幾個鱉三對自己叫罵的感覺真的很不爽,洋平決定插手了。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